用户: 密码: 注册
背景:              字号:   默认

335章 时隔多年(1/2)

我再次遇见韩西洲是在三年后。

那天刚好是唐昊的忌辰,我特意从纽约来到榕城,在唐宋的安排下进到了唐门的陵园。

到的时候,我看到墓碑前有很多花,这不奇怪,多半是唐门的人送来的。

但是我在一堆花中看到一束绿色的……玫瑰?

绿玫瑰?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颜色的玫瑰花,心下有些新奇,正想拿起来看看。

“这是以色列的玫瑰花,名字叫碧海云天,是他生前唯一说过好看的花。”男人的声音来得这么唐突,我下意识抬起头,就对上那一只带着浅薄的笑意的桃花眼。

只有一半脸,另一半藏在银色的面具下。

时隔多年,再见故人,我此刻的惊讶多过于一切,以至于忘记判断他是否还和当年一样危险。

“韩西洲?是你吗?”

他勾起唇:“好久不见,阿歆。”

真的是他。

我盯着他,微微错愕:“你怎么会在这里?”

据我所知,他当年离开后就前往缅甸,这三年从没有回来过,现在怎么……

“来看看他,我跟他说过我还会回来。”韩西洲在我面前停下脚步,从我手里抽走绿玫瑰,蹲下,仔细整理略显杂乱的花堆,漫不经心地说,“别怕,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兴趣了,这次回来也没打算找麻烦,今晚我就会离开榕城。”

墓碑上的照片有点脏,他用拇指刮了刮,没刮掉,改用白衬衫的袖子沾了点花瓣上的水去擦。

看着他这个行为,我心头一动:“你还记得回来看他,也不枉他当初想尽办法去保护你。”

韩西洲挑挑眉,站起来:“你还记得回来看他,也不枉他爱了你二十几年。”

话里隐有讽刺,我皱起眉头:“韩西洲,我没想跟你吵架,只是有感而发。”

“我也没想跟你吵架,我也是有感而发。”韩西洲兀自转开了话题,“着急回去吗?不着急的话,一起走走。”

我没有拒绝,跟他在陵园边的草地上漫步。

闲聊中,韩西洲说我是唐昊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我不置与否,也没有接话,这个话题我不想聊,在我看来,这个话题自始至终没有谈论的必要。

我和唐昊,情浅,缘也浅,除了孩童时期的朦胧好感外,我对他从来没有过别的感觉。

可是韩西洲却仍然道:“他本来可以不遗憾的,要怪就怪他的性子太磨叽了,我都把你送到他床上去了,他还不犹豫这儿犹豫那儿,白白便宜了傅厉琛。”他感慨,“要是当初他上了,也许现在就没傅厉琛什么事了。”

“你在说什么事?”我不记得我曾有过差点被唐昊占便宜的时候,除非是……

我脚步一顿,倏地盯住他:“当年,是你?”

笑纹自他眼底慢慢的漾开来,他说:“对,就是当年那件事。”

秋末冬初的榕城,气温还不是很低,只是我听着他那些话遍体生寒。

他说起了他和唐昊的往事。

那段往事追溯到二十几年前,从他扮演教父的时候开始。

韩西洲和SAG之间的关系,我只从傅厉琛口中听到过三言两语,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听到那段故事的来龙去脉。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韩家和宁家正在商量怎么瞒过上面把金矿五五平分,因为利益共谋,所以韩家帮助宁家打点上面,宁家帮助韩家隐瞒我爷爷已经去世的事情。”韩西洲嘴角含着微笑和讽刺。

“至于怎么隐瞒……很简单,我从小跟着我爷爷生活,熟悉他的为人处世,能把他的笔迹模仿得惟妙惟肖,不就是‘教父’的最好人选?所以从此后,我就是SAG的‘教父’,傀儡般的教父。”

“那是我一生中最孤独最黑暗的两年,没有朋友,不能接触外面的人和事,只能一日复一日地看爷爷生前留下的所有东西,把他的行为习惯模仿到骨子里。”

当时他只有七八岁,我只是听着,都能想象到他当时的无助和难过。

“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跑出了妈祖庙,结果被SAG的人当成奸细追杀,慌不择路跑进了有野兽的后山,差点被野猪拱死的时候,被路过的唐昊救了,从此后,我就有了他这个年纪相当的玩伴。”

“我们的关系其实也不是很好,毕竟都是少年心气,经常是一碰上就吵起来,就算不吵我也要故意去惹怒他。”韩西洲说到这儿笑了。

“你也知道他那个性子,除非是真的特别生气,否则哪会跟我吵?很多次我都觉得我闹得太过火,他一定不会再理我了,可是没有。后来我才知道,我需要他陪我玩,他也需要我陪他玩,我们都一样,孤独又彷徨。”

所以唐昊才会说,他们是彼此的信仰,在他们孤独又彷徨的世界里,他们是同一类人,能理解对方,能取暖对方。

韩西洲看了我一眼:“宁老大死后,我也摆脱了替身这个角色,不过和唐昊的联系从来没断过,因此我也知道了他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只是他是个‘死人’,连见她一面都不行。”

“那天我刚好看到你一个人下班,本着成全他的想法,就安排了人在你吃的汤面里下了点迷药,把你迷晕了捆到他床上去,谁知道那呆子死活不肯碰你,还跟我打了一架,傅厉琛就是那个时候进去捡现成的。”(详见1章)

我微微咬紧了后牙槽,忍住胸腔中隐隐有些冲动的岩浆,一字一顿地问:“当年的游轮,那张差点被公开的照片是怎么回事?”(详见113章)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贵不可言总裁有毒,强宠挚爱新娘一品悍妃名门大少独宠辣妻花都小保安彪悍王妃:推倒妖孽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