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二十六章 秘密被揭开(1/2)

高崇光和杨筱君同时将目光投向声源处。

帝少阴鹫着一张脸,周身散发的冷戾雾气冰冷慑人。

刚刚和杨筱君通完了电话他就往回赶了。事情发展到现在,他已经不想再隐瞒她什么了,他本打算当面和她说明一切,当初接近她,他的目的确实不单纯,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对她的感情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他甚至考虑过,为了她放弃复仇,可是,一想到他的仇人也是杨筱君的仇人,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她复仇,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和她坦白一切的打算。

只是,他刚坐上车没多久,茉莉便给他打来了电话,虽然她没说清楚来人到底是谁,但他已经猜到了对方就是高崇光。

但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他居然会发现他的住处!

他不知道他到底还知道了什么,而且会对杨筱君说什么,所以一路上他都满怀心事,他甚至气恼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将事实告诉杨筱君。

“哟,看这是谁来了?”

高崇光站起身来,对帝少的出现倒是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不过他倒是比他想象得还要回来得快嘛!

帝少没有理会高崇光,而是从他身边走过,路过他时似乎带起了一阵强劲的风。

在杨筱君的面前停下,他轻轻地蹲下身,手抚上她纤瘦的后背。

“别碰我!”

杨筱君的身子往旁边一躲,帝少的手便从她的身上滑下。

她看向他的眼神里是委屈,是怨恨,是绝望!

这种感情,比她当初得知失明并且友情和爱情双重背叛时还要强烈。

为什么老天非要在她付出了真感情后再往她身上浇一盆凉水,让她体会到深入骨髓的寒意?

她不甘心,凭什么她就不配得到真心吗?

帝少看着她,他知道,高崇光把一切都告诉了她。他想解释,可是无奈的是,他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因为他说的,他无法反驳。

“唉,真是可悲啊,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来,难怪筱君不理你了,我要是她,我恨不得拿把匕首刺入你的心脏!”

见杨筱君对那个男人的态度那么差,高崇光的心里无比地舒坦。不是有心理学家说过吗,当你排队的时候,最让你兴奋的,不是马上就轮到你,而是在你的身后,排起了很长的队伍。

“你给我闭嘴!”

帝少起身,一双幽黑深邃的双眸射出一股冰冷的视线,直直地投射到高崇光的身上,那气势犹如猛虎,让人不由得畏惧。

高崇光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他接触到那锐利如刀刃一般的目光时,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一缩。

不得不说,那个男人比他想象得还要不好对付。可是,他抓到了他致命的把柄,现在他才是可以主导一切的那个人!

高崇光退回沙发上,双腿交叠,傲慢地看着面色凝重的男人,语气轻蔑地道:“怎么,恼羞成怒了,想要打我不成?高其灵!”

听到从他嘴里说出“高其灵”三个字时,帝少的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

果然,他什么都知道了。

见帝少没有说话,高崇光更加得意了,趾高气昂地说道:“我说错了吗,我的弟弟!”

当年,高扬海年轻气盛,在外地出差时,确实以单身的名义接近过帝少的母亲。那时的科技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帝少的母亲不可能从新闻或是其他渠道认识他,自然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单身,和他交往后怀上了他的孩子。

直到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徐帆才找上了门来,以正室的身份压迫帝少的母亲离开高扬海。

高正青也在这时知道了高家在外还有一个孩子,他当然不允许高家的血脉流落在外,所以向徐帆施压,把那个孩子接回了高家,只是高家始终不承认帝少母亲的身份,因为,在这种所谓的名门望族眼里,这种事是可耻的,即使做错事的人,是高家自己人。

之后有几年的时间,帝少一直是在高家度过的,但他根本就不受高家人的待见,就连高扬海也因为徐帆的态度,对这个孩子视若不见。

终于有一天,徐帆设了一个计,将这个孩子还给了帝少的母亲,并向高家人称孩子是“走丢了”,去警局报警也毫无收获,高家人俨然接受了孩子丢了的事实。

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帝少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怨言,他本来就不想待在那个对他来说完全没有亲情和温暖可言的高家,可是从他回到母亲身边后,他才发现,母亲根本就没有扶养他的能力,因为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甚至是街边的小吃店能雇佣母亲。祸不单行,母亲生了一场大病,由于没钱医治,很快地,她便撒手人寰。

那一年,他才七岁。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爱你,在劫难逃豪门缠婚:尤物小娇妻重生之嫡女攻心计盛世婚宠陆太太的甜婚日常异世驭风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