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八十章 杨筱君喝酒了(2/2)

酒精吞噬了身体,终于知道,原来醉了,并不可以丢掉一切烦恼。这段时间内所有的经历,都像是电影的片段般在她的脑海里一段段地播放着,只是,这些回忆,那么清晰,就像是烙红的生铁般,直烙在她的心尖,烫得她忍不住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秦梦瑶,你要高崇光,拿去便是了,为什么要这么诬陷我?呜呜……”

杨筱君喝得醉醺醺地自言自语地说道。

一仰脖子,红酒就像是白水一样被她灌进了肚里。

这些天,虽然她对这件事只字未提,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不可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高崇光,你这个傻子,总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所有的事情就是我做的,你的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给踢了?混蛋!”

杨筱君骂骂咧咧地说完,又是一口红酒下肚。

泪水夹杂着红酒进了嘴里,杨筱君分不清楚,这酒中的苦涩到底是酒的味道还是眼泪的味道。

………………

“茉莉,杨小姐人呢?”

帝少回到家里,在客厅里并没有见到杨筱君的人影。

这几天,她都是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的。

“不知道,刚刚我搬葡萄酒的时候她还在这里呢,也许累了回房间了吧?”

茉莉望了一眼客厅,也没有发现杨筱君的身影,于是猜测她有可能回了卧室。

帝少听了她的话,长腿一迈,便往楼上走去。

推开房门,帝少便没有如预料般的一眼望到杨筱君,反而一阵浓烈的果香味充斥着他的整个鼻腔。

帝少皱眉,难道那个女人喝酒了?

往里走,帝少这才发现床边的地毯上躺着一个女人,她的身边正倒着一只空瓶子。

好家伙,原来是在这里偷喝他的红酒!不过,她竟然一口气将一整瓶红酒给喝完了?

将空酒瓶捡起,帝少拍了拍杨筱君的身体。

杨筱君只是呢喃了几句,翻个身又安静了下来。

她刚刚是脸朝床侧卧的,这下翻身正好面向着帝向的方向。

她穿着丝质的上衣,领口虽然不大,可是侧躺着,一侧的领子已经滑到了肩头,露出她圆润的肩头,同时,那傲人的上围也挤出一条长长的事业线,透过领口展现出来,性感妩媚。

因为喝了酒的关系,杨筱君的脸色潮红,带着欲望的色彩,甚是撩人。

“杨筱君,你这是大姨妈刚走了,就故意勾引我吗?”

帝少扬起唇角,眉宇间的纹路舒展了开来。

纤长的手指滑过她的绯红的脸颊,帝少只感觉身下的某物忽然有了反应。

也真是奇怪,曾有不少女人主动向他投怀送报,可是他却对她们没有一点兴趣,倒是杨筱君,只是不经意的一个动作,甚至只是躺在那里,他便控制不了自己那股原始的冲动。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梦呓里,杨筱君微皱着眉心,嘴里嘟囔了一句。

“我怎么对你了?”

帝少看着她的脸,好笑地问道。

“高崇光,你为什么从来就不相信我说的话……”

虽然是梦话,可是帝少却清清楚楚听到了杨筱君在叫高崇光的名字。

这时候,她脑子里想的,还是高崇光吗?

也不知怎么地,他心里一下被蓄积了一腔莫名其妙的怒火。

而他的热情,也因这句话便被瞬间浇灭。

温柔的笑意僵在脸上,起身,帝少将杨筱君丢在原地,大踏步地往门外走去,可是手刚一碰到门把手,又忽然停下了脚步。

该死,上辈子他一定是欠了她的!

帝少心里咒骂了一句,折回身,将床下那个小女人抱到了床上,再将被子替她盖好,这才又走出了房间。

……………………

也不知睡了多久,杨筱君一个翻身,啪地一下掉到了地上。虽然有地毯,可是从半米高的床上摔下来仍将她摔得睡意全无。她吃痛地叫了一声,刚要坐起身,才发现头疼得像是要炸裂了般。

重新跌回了地毯上,杨筱君用手砸了砸还有些混沌的脑袋。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的脑袋会如此难受?嗓子也感觉干得快要说不出话来。她记得昨晚坐在地上偷喝了帝少的一瓶红酒,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完全不记得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页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爱你,在劫难逃豪门缠婚:尤物小娇妻重生之嫡女攻心计盛世婚宠陆太太的甜婚日常异世驭风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