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一章 脱衣服(1/2)

将杨筱君安顿好后,帝少来到了地下室里,双手环胸看着面前眼睛被遮起来,而且双手反绑着跪在地上求饶的三个绑匪。

“大爷,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听到有人进来,三个绑匪立马出声求饶道。

“我说过了,你们敢动这个女人一根汗毛,我会将你们碎尸万段,显然你们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啊!”

抬腿一脚便将正前方的一个绑匪踢倒在地。

他的声音很冷,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你是这个女人的男人?”

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正是电话里那个声音,虎头有些怯弱地问道。

“有的人是你惹不起的,你偏要惹,你说,我是该把你们灌满水泥沉到海底呢还是将你们打成肉酱?”

帝少蹲在虎头的旁边,狠狠地捏起他的下巴,修长的指骨发出森冷的白。

“大爷饶命!”

感觉骨头脱臼,虎头连忙求饶。虽然在道上混了十几年,听过不少狠话,但是这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种蚀骨的寒意,这让他不禁更加恐惧起来。

“那个女人向你们求饶的时候,你有放过她吗?”

帝少轻笑了一声,却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对不起,是我们该死,我们哪知道她是您的女人啊,要知道这一点的话,借我们一万个胆子我们也是不敢的啊!”

几个绑匪一听,全都跪下求情道。

“哦?照你的意思,如果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就能由你们任意处置了?”

帝少玩弄着手里的匕首,并将刀背在绑匪的脸上轻轻地划过。

“不不不,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就饶了我们这次吧!”

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绑匪的上身不住地往后躲避着,声音里也带着一丝哭腔。

“饶了你们?这怎么行,我这里还准备了两百万不连号的现金呢,怎么,你们不清点一下?”

收回匕首,帝少站起身,居高临下俯视着几个自寻死路的人渣。他的脸上挂着桀骜不驯的笑容,但声音清冽,犹如千年寒冰。

“大爷您就别说笑了,我们哪还敢提钱啊,只求您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几个绑匪只觉得脊背发凉,不住地向帝少磕着头。

“说说,你们都对那个女人做了什么?”

“我们虽然有那个贼胆,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实质性的侵犯杨小姐。况且,我们受的伤也不轻啊,杨小姐还真是女中豪杰,被绑住了还能将我们弄伤。”

虽然气愤,但这一点,绑匪倒是挺佩服杨筱君的。

“所以说,我女人身上的伤,是她自己弄出来的?”

帝少揪起说话人胸前的衣服,狠狠地将他往地上一摔。那绑匪往后退了几步,重重地倒在地上,却又马上爬起来,跪着移动到了帝少的面前。

“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大爷放了小的们一命,以后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这条命都是大爷您的!”

听言,几个绑匪再次磕起响头来,额头上早已磕出了血。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我说过了,法律治不了你们,我会代替公义惩罚你们的。”帝少露出邪恶的一笑,“我的保镖们会带你们去一个不错的地方,希望你们能好好享受我给你们的安排。”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绑匪们听到帝少的话,更用力地磕头求饶着。

帝少摆手示意了一下,几个保镖便向前拖着绑匪离开了。

******

睡了一觉后,虽然头还是有些难受,身上也到处都是淤青,但杨筱君还是觉得人精神了些。

起床,将自己收拾好了后,杨筱君穿着帝少给她准备好的衣服出了房间。

房间里太闷了,她想出来透透气。

“少夫人,您怎么出来了?”

茉莉本在擦拭着走廊的栏杆,见杨筱君扶着墙走出房间,连忙上前搀扶着她。

“没事,我就是出来走走。”

昨天晚上,茉莉给她的房间里送过晚餐,所以她一听便知道是她。只是那声“少夫人”仍是让她有些不习惯。

“少爷吩咐我们不要叫醒您,让您多睡一会儿。我这就去叫陈妈给您准备早餐。”

帝少上班前交待茉莉和其他人,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惊扰她,等她睡醒了后再让厨房给她准备早餐。

少爷对少夫人真是太贴心了呢!

茉莉不禁又羡慕起杨筱君来。

没想到帝少竟然想得这么周到,还细心地注意到要让她多休息。杨筱君又平添了一分对帝少的好感。

“那就麻烦你了。”

茉莉这么一说,她倒是也发觉自己有一些饿了。

在她的搀扶下,杨筱君来到餐厅里吃过了早餐,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和在客厅里忙着擦拭家具的茉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要不趁机问问她帝少的个人信息?她是他家的佣人,应该会了解一些的吧?而且帝少上班去了,他也不会知道她问过这些。

“茉莉,能和我说说你们家少爷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爱你,在劫难逃豪门缠婚:尤物小娇妻重生之嫡女攻心计盛世婚宠陆太太的甜婚日常异世驭风师